当前位置: 主页 > 诸暨市 >

上海则可继续销售。交大校史杂忆 他让温暖传递,他让爱心汇聚,直到更多的人向弱者张开双臂,直到角落里的人们看到春天。南洋公学究创始于何年


时间:2017/11/15 1:22:15

1999年2月,巴金从病危中脱险,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谢谢大家。我为大家活着。”但是,同样是有定评的文学大师,做了一辈子默默无闻小职员的葡萄牙大诗人佩索阿,则与巴老截然相反——“希望被人理解,等于卖淫。”

今天,对于窦唯这样的艺术家来说,他们没有“文革”那样可怕的经历,没有那种巨大得无从回避的道德责任,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无视时代的变幻,保全自己的艺术生命。相比之下,巴老一辈子与命运周旋,几十年呼吁大家说真话,但是今天,假话仍然大有市场,其间的代价,却是一去不返的自己的光阴。

南洋公学何时起派生出洋留学,早期又有何人自费或公费派赴国外深造?追忆起来颇不容易。上节所述,学生因墨水瓶案而退学之后,胡君敦复于考取江苏省官费赴美,秦师景阳则转入北洋,由北洋派赴英留学,胡君仁源、张君铸亦同时赴英留学,习造船。南洋早年办过一期商科,何年毕业不复记忆,其中有杨锦森、杨德森、林则蒸(鞠惟)、胡鸿猷(徵若)、赵景建(君简)、徐经郛(守五)等几人,皆曾赴美留学。唐蔚老的自订年谱中,述及到沪长校之年即派送商科毕业生杨锦森(原书作生)等六人赴美深造,是否即上述六人容有出入。杨氏昆季中,德森先生回国后于宣统三年,应清廷留学生考试及格,授商科进士。锦森先生亦参加留学毕业试,得商科进士,于宣统二三年间在母校教授英文,笔者也是他学生之一。林君则蒸回国后不久在京沪铁路会计处任副处长。胡君鸿猷回国后任交通部科长,兼任北平铁路管理学校校长。赵君景建亦曾在北平交通部任职科长。徐君经郛久在沪校任英文教员,兼附属中学主任。以上诸君除二杨外,其他皆曾与笔者共过事。

盛氏创办南洋公学时,系延请何嗣混先生为第一任则可继续销售。总理(英文译称Manager),美籍福开森先生(JohnC.Ferguson)任监院(英文译作President)。依英文的译名,监院的地位乃甚高,所有校舍的规划、课程的安排、教师的延聘,除中文部分外,皆由监院主之。福开森先生不但于南洋极有关系,亦系清末民初对于中国政治外交文化等极有关系之人,笔者稍后当另有记述。

早期派生出洋留学

早期南洋既办有师范班、特班、译书院、商务科、东文班、商船科等各种不同的科目,且办有附中与附小,附中与附小毕业后又不一定人上院或选修工程科,一部分系转向其他行业活动,故在民前之十几年及民初几年中南洋所出之人才各行俱有,范围非常广泛。例如外交界中,汪荣宝、章宗祥、唐在贤、曾宗鉴、徐谟、叶公超诸君是其例之著者。曾君宗鉴为南洋附中第一届第一名毕业生,后任外交部次长及铁路部次长。徐谟君与笔者于清末为附中同班同学。附中毕业后,改入北洋大学习法律。旋以外交官考试第一名进入外交部,递升至上海特派员、外交部次长,出使土耳其国大使及海牙国际法庭法官。叶君公超于民国元、二年间在南洋附小肄业,其学名为祟智。嗣以家中北迁,遂改人南开,人外交部后,久任部长与大使,蜚声国际。南洋学生改习军事者大约不多;笔者忆及除上述留日学生唐君在礼外,尚有温君应星系南洋公学时期学生,离校后赴美,西点军校毕业;回国历任军警职务,位至中将,于一九六八年五月在美逝世,葬于西点军校墓园。南洋早年固办有商科,早年同学中如徐元、吴荣鬯(震修)、徐新六(民甘七由港乘机赴渝为日机所袭击遇难)、林祖璿(康侯),为银行界知名之士。至工科学生中改业银行者,如潘善闻(首届铁路科)、钟锷(电机科),皆在银行界有显赫之声誉。后来上海及北平两校皆添办管理科,则在工商、经济、金融各界露头角者更多,自无足异。至于在教育界及工程界则人才自应更多。

南洋何以称做“公学”

上节所谓达成馆后来究竟有无开办,笔者未能查证。惟早年在校未尝闻有此名称。就上所说,我们可见盛氏当年创办南洋公学其目光甚为远到。以上海为东南人文荟萃之区,意欲把南洋公学为培养各项及各级新政人材之大本营。为谋根本计,不得不从小学始。“诸生选自童幼,收效旨在十年以后。”但为师资计,又不能不先开师范班。又以“相需方殷,缓不济急”,不能不办“特科”。又想在京师及上海两处各设一达成馆,上海设馆之地附于南洋公学。而同时附设在南洋公学者,尚有译书院(见盛氏光绪二十七年六月奏)。曾请严复氏译《原富》一书,伍光建氏译《英国商律全书》(俱见盛氏前奏)。又以日人在上海创设同文书馆,日议员曾来南洋公学参观。盛氏因又聘兼通中学之日本教习来华,在南洋公学内附设一东文学堂,以利翻译日文书籍。“责成译书院会同公学及东文学堂分别参订……”由此可见南洋公学创办之初,盛氏对于此校实有其一贯之远大计划,纵的由头至尾,横的包罗万象。后来交大成为一专业之大学自系由于路电轮三事收为国有改隶商部专管的缘故。

在巴老身上,再现着一个永恒的话题:艺术生命与社会责任,哪一个更重要?

南洋初办时之学科

在这个意义上,《随想录》的文学价值的高低,并不重要;正如战斗的时候,小号吹得美不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足够响亮,足够鼓舞战士的斗志。

在“文革”时代,连灵魂深处也不属于自己。而当巴老重获自由之后,他同样并不属于他自己,他的地位,已经成为他表达自己思想的一个工具。

盛氏创办北洋及南洋两校时,国内尚没有其他的大学(光绪二十七年,清廷派孙家鼐管理京师大学事务为北京大学之前身)。盛氏奏折中常有头等学堂与二等学堂之建议。所谓头等学堂乃指如今日之大学或专门学校,所谓二等学堂,当系指今之预科或中学。在南洋方面盛氏建议设上院、中院及外院三处。所谓上院在盛氏奏折中即指头等学堂,中院即指二等学堂,而外院则指所有当时所称之师他让温暖传递,他让爱心汇聚,直到更多的人向弱者张开双臂,直到角落里的人们看到春天。范班特班与其他短期学校及小学等。在上海徐家汇校园中早就有两所庞大的建筑物,至今尚称一为上院、一为中院,为一般南洋及其后上海交大学生所习知。中院一直是附中教室,直至后来大学扩充,停办附中,原来中院亦成为大学一部分之课室及试验室。至于外院初只有此名称,因多系临时建置,故并无永久之院舍。其后各种临时班系(见后)结束,在两院对面隔一片大草地建附小校舍,亦并无外院或下院的名称。

早期南洋学生的行业

记得当我在宣统二年(一九一O)初考入南洋的时候,我看到一本学校的纪念刊

物(似乎是附属小学十周年纪念刊),载有一个学校大事年表,其中头一条便是说光绪二十二年盛宣怀氏创办南洋公学。宣统二年距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不过十几年,而且当时在校的师长尚有亲经开办过程的,该刊物的记载必有较确实的根据,因此母校创办于一八九六年一事久已深入校中师生的脑海。后来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学校举行二十周年纪念,建立第一所,于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三十周年纪念,同时体育馆落成开幕,并举行盛大的工业展览会(其时我正担任校长),以及以后的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周年的交大校庆,都是根据一八九六年建校的说法而来,何以事隔七十年竟会发生疑问呢?

秦师又言“特班”之设系为年事较长而已考取拔贡或举人者,其时年龄多在三十岁左右。其中有王世微(闽人,举人)、项骧(举人,其后出洋游学,习法科,宣统元年留学生考试授翰林院编修)、贝寿同(苏人,习建筑)。其时学员皆未习英文,进特班才授以英文,或在中院补习。又言光绪—八年那年(一九O二)校中发生一件所谓“墨水瓶”风潮。当时有位中文教员郭某,大约有点老学究的风度。以授课之预科乙班学生(秦师在预甲班)给他一次捉弄,把一瓶红墨水偷偷放在这位郭老师的坐位上。郭老师坐上后,立即染得衣服一片红色。当时郭老师质问是何人所做之事。大家都不敢做声。结果有一位姓杨的同学把放墨水瓶的同学指出来,郭老师要求把这位学生开除。这本来是一件顽皮学生所闹博天堂娱乐场备用网址之事,大约因学校当局要把这新华甚至9点之后才吃晚餐。社记个学生开除,于是轩然大波以起,发生全体学生退学之事。

早年老同学中赴日本留学者想不乏人,但查考颇难。房君兆楹氏所辑《清末民初洋学堂学生题名录》中,查有章君宗祥字仲和,于光绪什四年(一八九八)底由“南洋官费”派赴日本帝国大学习法科;章氏其后任驻日公使。其兄宗元字伯初,亦系南洋老学生,后任唐山校长多年。又房氏题名录中注明“南洋官费”赴日留学者尚有唐君在礼,字执夫,光绪廿四年底赴日本人炮兵学校。其弟在贤亦南洋学生,宣统三年回国,应工科考试,授职翰林院庶吉土。房著又有游寿宸等二十人,光绪廿八年以“南洋官费”派赴日本成城学校。张邦华等十九人,光绪甘八年三月以“南洋官费”派赴日本弘文学院普通科肄业。此两批共三十九名之多,其中并无知名者,其事亦从未闻及,而房著想必有所本。此外早年以自费赴日留学者在房著中尚有陆规亮与陆梦熊二人,均廿八年赴日。前者松江人,回国后曾在沪校任事多年。笔者初入沪校时,陆氏正任斋务长。后者回国后于光绪三十四年应清廷留学毕业生考试,得商科进土,授职翰林院检讨。其后供职于北平交通部,任该部首席参事多年,一度任次长,亦曾兼任北平邮电学校校长。

南洋公学系盛宣怀氏奏准清廷所建立,其时盛氏系任督办铁路大臣(在上海),兼管轮船招商局及电报局,可以专折向清廷奏事。盛氏的一部《愚斋存稿》中有不少有关南洋公学初期之事。这些文献白是南洋公学校史的第一手最有价值之资料。兹就盛氏几篇奏折中略举其有关创校及初期之事分析如后。是否确当,仍待贤达及老前辈之指正。 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九月盛氏请设学堂奏折中一段如下“……臣上年在津海关道任内,筹款设立学堂,招选生徒,延订华洋教习,分教天算、舆地、格致、制造、汽机、化矿诸学,票经直隶督臣王文韶奏明开办。本年春,又在上海捐购基地,凛明两江督臣刘坤一筹款议设南洋公学,如津学之制而损益之。……”折中所谓上年即指一八九五年,所谓设立学堂即为天津北洋大学之前身。至南洋公学则所谓本年春间自系指一八九六年的三四月间,所谓在上海捐购基地自系公学所用之土地。在此奏折中,吾人宜着眼于“捐购,两字。盛氏为具有新学头脑之利来娱乐官网人,当其任津海关道时即在津沽设立学校。及南调上海,以上海地位更较天津为重要,而影响范围更大!盛氏又为江苏常州人,与上海久有渊源,当其在天津设立学堂之时学堂经费系由津海关解部库款内拨付,此是国库之款,划拨时或不免有如今日之手续问题(但经费中亦有小部分系轮、电两局担负)。到调职上海之后。仍兼领轮船招商局与电报局,此两局皆系官督商办性质,内有商股,却可用商捐方法筹集款项。在盛氏办学奏折中曾屡言“……南洋公学每年经费需银约十万两,请由臣所管招商轮船电报两局内捐集解济,以伸报效。……”其后在南洋公学内添设商学堂奏折中,又谓“……所有轮电两局报效银二万两,洋二万元,无论如何为难,仍令该两局捐输,拨归上海商学堂……夫以商人报效之资,为振兴商务之用,于理至顺。……”可见盛氏避免请拨国库。而利用轮电两局之系商办及其本人督办地位,用捐输名义,俾得较为方便诚盛氏办学之苦衷。因此联想盛氏于光绪二十二年九月上奏之时,曾说“已在上海捐购基地”,盖以盛氏眼光远大,南洋又有桑梓关系,其对于在沪设校的设计甚为积极,观于南洋当时校地已购近五百亩,其规模尚在北洋大学之上,上海毗连法租界之土地五百亩所值不资,而校园内所建之上院及中院两座庞大校舍及其他建筑物亦非巨款不办。盛氏对于南洋每年十万两的经费屡见于奏章内,而购地及建筑之费不在少数。却在盛氏奏稿中查不出有所提央视申明:《2006年7月28及,此款可能也是盛氏设法募捐得来。清廷政治虽属专制,惟甲午以后已渐有维新之意,疆吏中如张之洞、刘坤一之辈,对于新政已颇能放手去做,盛氏以创办南洋公学之事早就凛明刘坤一(刘坤一于光绪二十二年二三月间即约盛氏到南京,面商新政)故敢早购校地。至教学一切细节,则仍在商订之中。自来关于所谓创立,例如一间学校或一间工厂,其创立之日也许是破土建筑之日。也许是开课或开工之日,而学校开课之日也常会在破土建筑之前。在台交通大学电子研究所之开学先系借用台湾大学教室,随后新竹校舍购地建筑,才迁往继续上课,即为一例。盛氏办事既甚积极,又得两江总督刘坤一的信任,又有轮电两局经费之易于调拨,是则交通大学的校史从光绪二十二年(一八九六)数起,似无庸置辩。

南洋早期的总理与监督

盛氏创办北洋与南洋两校其初旨趣稍有不同。北洋系“……在津海关道任内筹款,设立学堂,招选生徒,延订华洋教习,分教天算、舆地、格致、制造、汽机、化矿谙学……。”(见盛氏光绪二十二年九月请设学堂片)南洋虽在其同一奏片内称“……如津学之例而损益之。……惟收效旨在十年之后,且诸生选自童幼,……即学业有成亦难骤膺显耀。……相需方殷缓不济急,……拟在京师及上海两处各设一达成馆,取成材之土,专学英法语言文字,专课法律,公法政治,通商之学,期以三年,已通大要,请命出使大臣奏调随员悉取于两馆,候至外洋俾就学于名师,就试于大学,历练三年,归国之后,内而总署章京,外而各口关道,使署参赞,皆非是不得与。资望既著,即出使大臣总署大臣之选也。……其设馆之地,京师由专司学政大臣酌定,上海附于南洋公学。……”其范围包罗之广与北洋不同。

而这样的空间,是巴老那一代艺术家们所没有的。

对于这个世界,自古以来,艺术家们总是会分为两类,一类是像巴老一样选择热爱和拥抱,一类则像佩索阿或窦唯一样,选择远离与隔绝。

。发农民朋友看病更难,中央和地方政府已经决定加大投入比例了。排在第一位,全词展现出一种典雅之美。因为版权使用费应当是权利人与卡拉OK业主平等协商的结果,白岩松:全国人大代表赵志全:


免费电话:137 140079 版权所有:【w88win优德官网肯定有排名】有限公司 鲁icp备 221687号-4